返回首页
草根网

放开村镇财权是应对美国遏制的有力武器

2019年08月06日 09:20六万水 A | A
    7月30日晚,推特总统特朗普发推对中国经济冷嘲热讽了一番,或是对中国公布的GDP增长速度的评价。特氏的语言风格为世人熟知,人们对他粗鲁直接的评论已经习惯。

    让人意外的是,前两天(8月2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威胁,从九月一日开始,美国将对来自中国,尚未加征加税的3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他还进一步威胁,这些要征税的产品,还不包括已经征税25%的2500亿美元产品。他的言外之意是,对已经征税25%的产品,还有可能再加征10%的关税。

    中国人不是吓大的,这么赤裸裸的威胁,中国人是不会害怕的。对于美国搞贸易战,笔者有这么一个看法,除了遏制中国的发展,美国频频对中国、欧盟以及日本等国产品威胁加征关税,这其实是美国财力紧张的一个表现。

    特朗普上台之后,就兑现承诺,对美国企业和居民大幅减税,但是美国庞大的军费开支,医疗福利支出面临着无米下锅之困。特总统是房地产、娱乐业出身,金融财税知识有限,刚上台还以为当大总统之后可以学日本、欧盟搞一下量化宽松,结果闹了笑话,美联储不太听话。而且特朗普上台前还承诺不会大幅增加国债,第二任期还没到,所以也不敢放开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特朗普只能喊出“美国优先”,毫不留情地对传统盟友下重手。面对国内财税收入下降,美国只能拆东墙补西墙。

    一、如何应对美国加征关税

    对于中美贸易谈判,要计算一下,美国要对贸易伙伴加征多少关税,才能弥补减少的个人所得税与企业所得税,因为美国的法律不充许美国的年度财政赤字无限大。如果没有关税的弥补,减税的窟窿就补不上,那么中美贸易谈判就很有可能谈不出结果。美国的自由派经济学家从不考虑财政收入问题,但是美国政府、美国政治是绝对不能忽视这个问题的。对贸易伙伴加征关税,是美国没有办法的办法。特朗普为了赢得总统第二任期选举,讨好国内选民,只能选择对1.4万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这是美国政治的需要。特别是美国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之后,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看来已经不可避免。

    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中国当然也可以对来自美国的产品与服务加征关税。如果14亿中国人生气了,中国人民完全有不选择美国产品的自由。有学者指出,美国人不仅怕华为,还怕中国的大排档。中国的经济规模是每一家美国企业都为之兴奋的,如果他们失去中国市场,他们是非常担心的。

    同样的,一些美国人或许在猜测,中美贸易每年都有约2万亿元的顺差,如果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中国人就会俯首称臣,跪地求饶。

    中国作为当今美元体系下的一员,目睹过太多发展中国家搞金融自由化,美元储备大幅流失,导致国内经济金融体系崩溃,本国货币大幅贬值,国内财富被洗劫一空,辛辛苦苦几十年建立的本国企业,一夜之间改名换姓成为外资企业。中国不得不考虑本国的外汇储备,如果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就会谣言四起,造成社会的恐慌。

    美国作为美元体系的得益者,可以每年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但是美国也并非高枕无忧。美国2018年的贸易逆差是6221亿美元,可以这么理解,美国人只是刷刷地印钞,就获得了6221亿美元的商品与服务。如果中国在未来的某一天获得同样的货币地位,人民币成为全世界的支付货币,靠印人民币就可以换回无数的石油、铁矿石等战略物资。清醒的中国人会怕心,万一有一天人家不收我们的人民币了呢?美国人同样会有这样担心的,他们也会在半夜中惊醒:有朝一日,这绿花花的钞票一文不值,该如何是好?

    由于美国对俄罗斯不断地制裁,俄罗斯人已经将美元卖出,减少美元在本国外汇储备中的比例。在国际贸易中,俄罗斯已经开始接受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中俄两国作为战略协作伙伴国家,两国之间的贸易,没有太多的必要采用第三国家的货币。

    在中东地区,美国派出数支航母舰队对伊朗实施围堵,眼看战争就要一触即发,但是美国在关键时刻又认怂了。美国对伊朗经济金融制裁,加上军事围堵,美国人一直希望伊朗坐到谈判桌上,但是伊朗人就是倔,就是不同意给美国人谈判的机会。俄罗斯人没有拒绝接受美元,伊朗人也没有拒收美元,而是美国人不让俄罗斯、伊朗使用美元,美国人切断了伊朗在国际银行结算系统(SWIFT)的连接。伊朗人没有就范,于是中止使用美元,改用欧元、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美国人对俄罗斯、伊朗的金融制裁,反而促使这两个国家的“去美元化”,美国人滥用金融制裁,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之嫌,如今,美国人对伊朗围而不打,反复要求伊朗坐下来谈判是多么的耐人寻味。

    中国不是俄罗斯,不是伊朗,是世界第一工业大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进出口国,是拥有世界上所有工业门类产业链的唯一国家。如果美国对中国采取步步紧逼的全方位遏制,美国就要承担中美局面失控的所有责任。

    美国人靠印刷美元大手大脚过日子已经好几十年,如果哪一天,很多国家不愿意收美元,就是美国人好日子到头了,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出现过。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因为在越南战场节节败退,庞大的债务支出,财政赤字越来越大,美元信用力下降,出现了欧洲市场不接受美元支付的情况。只是因为当时美国外交家太出色,通过联合中东国家以及中国稳住了美元的国际地位。如果美国再无理取闹下去,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去撑美元的场子。

    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那个时代的美国携二战胜利的余威,工业生产总值、科技、军事等水平遥遥领先。如今的美国早已经去工业化,它的工业地带已经锈迹斑斑,基础设施年久失修。少数几个领先产业,也是问题重重。

    如果美国人无休止地对中国出口产品增加关税,那么,我们也可以对美国人说,好吧,我们用美元买你们的产品,也请你们用人民币来买我们的产品。傲慢的美联储并没有储备一分钱的人民币,美国人要想从中国采购产品,就请他们先出口创汇,接受人民币支付,增加人民币储备,这样的话,他们才有钱来购买中国的产品。而不是现在这样,他们随随便便印绿钞就解决问题了。请美国人记住:中国不是俄罗斯、伊朗那种经济中小体量的国家,这些国家的尊严都不容侵犯,中国就更加不能容忍美国人出尔反尔,反复无常。希望他们记住和感恩,他们已经从中国得到了很多好处,他们还想提出非分要求,他们就是在做赤脚踢钢板的事情。

    细心的读者们会问,如果要求美国进口中国产品用人民币支付,而美国人普遍负债累累,没有钱来进口,那么,中国对美国出口必定会大幅下降,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有可能会失业下岗。中国如何应对这个问题呢?除了中国正在大力推行的“一带一路”开发计划,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正在逐步成形,中国经济对内发掘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二、经济下行压力不减的原因在哪里?

    2013年12月13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中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至此,时间已经过去五年半,2019年7月30日刚刚结束的高层会议指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可以说,在几乎六年的时间里面,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并没有减少。这非常值得每一位中国经济学者去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经济下行压力迟迟不减。按照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观点,经济是周期式的起伏波动的,如果2013年底是中国经济处于阶段式顶点,那么,接近六年的时间过去了,中国经济应该已经处于“L”型走势的一横了,可是,去问问广大实体经济中大大小小的人物,人们普遍感受到的是经济下行压力在加大,而不是黎明前黑暗中的那种希望与忍耐。

    从2013年以来,近六年的时间,各种各样的经济学观点层出不穷:货币超发论、消费万能论、市场万能论、政府低效论、投资无效论、中国经济高杠杆论、国企低效论等等。六年多时间,向中国经济该泼的脏水也都泼了,哪些是伪经济学也快要原形毕露了。五年来的时间里,中国建国以来的经济奇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得到世界上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和称赞。

    华为公司的奇迹证明,企业的高投入、高研发是华为公司成为世界通讯业领导者的保证。中国的高投资,高积累才是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成功转型的秘密,中国的高投资率恰恰是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高投资与企业的创新研发、升级转型没有任何的冲突。主流经济学家一路骂过来,并不是只有他们才拥有中国经济政策的批评权。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政策对与错,得与失,要问华为与中兴为代表的广大企业,而不是没有任何企业管理经验的所谓经济学家。

    对于企业来说,好的经济金融政策,要让相当部分企业赚到钱,而不仅仅是“借”得到钱。过去六年时间,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央行资产由2013年1月份的29.8万亿元,扩张到2019年6月份的36.4万亿元,六年半的时间扩张程度仅仅是22%。同时,中国GDP由2012年的53.86万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90.03万亿元,2018年GDP相比五年前增加了67%。可以认为,GDP增长速度是基础货币增长速度的三倍,杠杆率能不高吗?资金链能不绷紧吗?央行资产扩张速度在几年远远比不上欧盟、日本以及英国,人们不得不问,究竟是哪个国家更需要发展?

    学者钮文新指出,货币乘数是一切杠杆的源头。正是由于央行的资产扩张速度过慢,基础货币增速太慢,市场上的钱不够,也不容易挣,需要用钱的人只能靠借钱才能拿到资金,如果市场上的钱足够多,企业就可以比较容易赚到钱,就不用向银行借钱。要解决央行资产负债扩张太慢的问题,解决问题也简单,央行向政府印钱,具体操作就是央行购买中央政府长期、低息发行的国债,像欧盟、日本以及英国一样。

    央行资产的扩张速度对社会杠杆率有非常大的影响。中央已经提出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如果央行的经济学家因为外汇占款减少的原因,对基础货币的供给速度放慢,人为制造社会高杠杆的现象,这不仅仅是专业水准的问题,更是决定历史转折的问题。央行资产扩张的速度问题应该经得起历史与人民的考验,也值得更多的学者深入讨论,因为这是导致五年多时间经济下行压力迟迟不减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外汇占款没有增加就放慢央行资产增加的理由是经不起考验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出口增加不多,外汇也不多,当时的人民银行自主印钞,中国城乡建设、工农业生产不也是在快速发展吗?

    中国早已提出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中国的金融决策者、金融学者不应该对基础货币供给不足的问题视而不见。不要以为老百姓不懂这些所谓专业的知识,傲慢与漠视将会毁掉中国宏观经济的大好形势。当前中国金融形势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前相似,经济总量在增加,但是基础货币供应不足,导致金融机构、实体企业不得不高杠杆、高风险经营。民营中小企业倒闭潮之后,金融危机就会接踵而至。金融危机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如果中国真的发生大范围的金融危机,那么,一切要么是无知,要么是故意的。

    国开行的经济学家陈元先生发文指出,中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存在着股权偏小,债权偏大的特点。中国企业的负债率偏大,这是每一个高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对于企业负债有多种处理方法。日本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对本国所有企业的银行贷款延后五年偿还。安倍上台之后,还大幅降低银行贷款利率。现在,日本股市连创历史新高,已经完全走出地产泡沫破灭的影响,这让多少中国股民羡慕啊。

    另一种方法是,发展直接融资,学习美国式的风险投资管理模式,也能解决一小部分的问题。不论多赚钱的企业,在高速发展过程中都需要借助大量的外部融资,要么是风险投资,要么是银行贷款,要么是上市融资,这是企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我们不应该害怕。

    还有一种中医式的解决方法,就是承认股权偏小的事实,让整个宏观经济环境保持一种积极乐观发展态势,让相当多的企业既借得到钱,也赚得到钱,企业赚到钱,不仅可以还利息还可以还债,让债权变小。另一方面,企业赚到的钱,可以转变为资本公积,让股权变大。

    当前的货币发行增速已经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新低,再也不会有人乱说什么货币超发了,只是经济下行压力迟迟不解除。我们要反思目前这种M2增长率=GDP+CPI的货币发行计算公式,是否经得起实践的考验。曾在美联储工作的经济学者王健指出,改革开放前三十多年,中国M2的年增速在15%左右。如今M2的增速只有以前的一半速度,这是不是导致经济困难的原因之一呢?是不是企业经营困难的外部原因呢?如果直接将这些企业都破产,是不是经济下行压力就没有了呢?

    对于简单粗暴的直接去杠杆,笔者并不能认同。将经营困难的企业直接破产清除,达到去杠杆的目的,这种外科手术式的去杠杆的尽头,依旧还会是不断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如果大量的企业为去杠杆而去杠杆,社会生产力大步后退,许多物资商品不能生产,通货膨胀将会如影随形。现在食品涨价,不就是由于非洲瘟疫的影响,让一些肉类产品产出大幅下降导致的吗?请不要再往货币增发泼脏水,对于这些领域的生产,应该是要定向增发货币,稳定生产,才能让食品价格逐步回落。

    三、放开村镇财权的经济意义

    美国的一些政客忌惮的是中国的经济高增长,如果中国经济发展失速的话,他们对中国的遏制就越发放肆。因此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发展意义非凡,特别是在中国GDP欲超却未超美国之时。中国GDP大约是美国的六成左右,而中国政府扣掉土地财政之后的财税收入,还不足美国年度财税收入的二分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要在国力上超越美国,首先是GDP超过美国,其次是要在财政收入方面超过美国。以目前的发展势头,中国赶超美国之路还任重道远。

    如果中国国内的宏观经济金融政策得当,市场上有足够的钱,还会不会进一步推高大中城市的房价呢?只要决策者决策得当,这种情形应该可以避免的。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短板是:广大的乡镇、农村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如果说,从2001年11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中国经济就迎来了WTO红利,这个依靠外商投资与出口贸易的红利可以说延续至今。美国对中国出口出重拳,中国继续依靠出口贸易的形势已经不容乐观。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期,中国的出口在经济中占的比重并不高,中国经济也同样高速发展。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首先是从农村开始的,在农业上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在工业上大力发展六七十年代建立的社队企业,后来称之为乡镇企业。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乡镇企业代表着改革的新力量。这些乡镇企业发展到现在,有一部份已经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比如:美的、沙钢、魏桥等企业。

    后来由于改革发展方向的改变,资源的倾斜以及各种因素的影响,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农村与乡镇的改革与发展就放缓下来了。明显的标志是,所有的金融机构从镇一级行政区域撤退,只保留农村社用社。而农村与乡镇的财政收支也慢慢地变得简单,所有的支出都由县政府来管理,乡财县管,乡镇和农村只用向上一级财政要钱,而对本地的造血能力已经漠不关心,就算有造血能力,也已经不已镇财政与村财政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除了长三角、珠三角以及沿海地区的工业村镇,广大中西部的村镇的建设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的直辖市、省会、地级市以及部分县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发达国家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是一去到那些普通的乡镇,还是破破的样子,又脏又没有活力,一个干净一点的餐馆都没有,更别提图书馆、电影院这些公共设施了。只有去到这些基层,我们才会意识到我们国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国家发展不均衡的问题还是存在的。

    正是因为这村镇地区没有发展起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就还有潜力。中国广大的村镇没有发展起来,并不是那里的人们不想发展,而是政策没有到位,缺乏合适的激励机制。如果把村镇的财权放开,让村镇拥有自己的造血能力,鼓励村镇的领导与党组织带领当地的老百姓走向致富路,改善当地的公共基础设施,小镇青年不用再逃离家乡,不用去高房价的大城市奋斗拼搏。

    现在村镇领导的素质已经不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村镇领导的素质,现在的村镇领导很多都是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只要他们接受适当的工商管理、经济金融知识培训,他们都会是经济领域的一把好手。不要忘记,我们还有很多第一书记,他们年轻,他们有知识,有担当,他们希望在广阔的基层用他们的青春与智慧,谱写属于他们人生的华章。只要给点阳光,乡镇、农村建设将会再度绽放光芒,只要将财权适当地放开,让基层组织更有吸引力一点,那将不只是中国广大农村、乡镇的幸运,也将是中国经济的幸运!
最新评论
27
登录
    
返回首页
优游彩票计划 优游彩票官网 优游彩票APP 优游彩票走势图 优游彩票下载 优游彩票官方 优游彩票网站 优游彩票怎么玩 优游彩票官方 优游彩票靠谱吗 优游彩票代理 优游彩票骗局 优游彩票投注 优游彩票倍率 优游彩票开奖 优游彩票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