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草根网

未来世界会更加危险吗?

2019年08月05日 09:36鲍盛刚 A | A
    目前,随着贸易战愈演愈烈,许多学者认为世界经济与政治正在变得更加不确定,更加危险,或者说变得更加确定,那就是更加危险。但是,事实上从另一方面看,就如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认为的那样:“我们不应为全球化的逆转太过担忧,相反,我们应该将其视作一个机遇,来解决全球市场与国家职责之间失衡的问题。”在罗德里克看来,这是加强国家治理的好机会,可以为全球化的长期发展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

    长期以来经济学家与政治精英认为对资本有利的,必然对社会和国家也是有利的,因为资本提供了就业与税收。但是,事实并非如此。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曾经在其“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一文中指出:在经济领域,一个行动,一种习惯,一项制度或者一部法律,可能会产生不止一种效果,而是会带来一系列后果。其中一些后果是看得见的,另一些后果是看不见的,比如打破窗户是一种损失,但是如果没有人打破窗户,玻璃工干什么呢?前者是看得见的,后者是看不见的,当然反之亦然,事实上不同的人根据自己的利益看到不同的东西。再有机器发明是一种进步,因为可以节省劳动力,提高生产效率,这是看得见的。但是,看不见的是许多人会失业,尽管认为机器发明能够解放人的劳动,使之从事其他工作,而现实是许多人再也找不到工作,这也就是为何会出现捣毁机器的工人运动。还有目前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显然创造了新的职业,加速了物流,这是看得见的。但是,看不见的是大批实体店将面临萎缩,利润下降与难以为继的困境。所以,从人类历史发展来看,进步往往伴随贫困,这看似荒谬,但又是不争的事实,那么,由此人类就应该安于现状吗?难道只有那些愚昧,精神处于静止状态的民族,上帝没有赋予他们思考,观察,发明,创造的民族,才有可能获得安乐,财富,幸福。相反,那些努力寻找和探索自然的力量,不断创造与发明的民族,不仅是瞎折腾,而且必然会陷入贫困与停滞?如果是如此,真是应了卢梭的一句话:“不管是谁,只要一思考,就成了堕落的动物。”

    2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而产业转移被认为是一条“微笑曲线”,曲线两端朝上,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显然,在这条微笑曲线中,微笑的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因为它们控制了两头,由此控制了利润,而至于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作为制造加工中间环节,实际上是为它们打工而已。所以,当时美国与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对于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不屑一顾。但是,20多年后,“微笑曲线”突然变成了“哭泣曲线”,美国与西方国家认为是中国抢走了他们的饭碗,掏空了他们的制造业,是中国剥削了他们。那么,到底是谁剥削了谁?事实上,全球化从一开始也有看得见与看不见的两面,鼓吹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看到了好的一面,所以认为那些反对全球化的人其实已经过得更好了,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而已。因此,处理他们的不满情绪应该是精神科医生而不是经济学家的事。但是,反对全球化的人看到了全球化不好的一面,所以认为该接受治疗的是那些新自由主义者经济学家还有那些政治精英。因为不争的事实是全球化与产业转移让许多人失去了工作,他们并没有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他们的生活未能获得改善而是每况愈下,美国位于金字塔下层的90%民众的收入,已经停滞了三分之一个世纪之久,实际工资基本维持在60年前的水平。许多美国人在经济上的痛苦和迷茫甚至反映在健康数据上。自然全球化不是造成此状况的唯一原因,但无疑是原因之一。

    如果说20多年前,美国与西方国家在倡导与推动全球化的时候只是看到了全球化好的一面,而没有看到不好的一面,以至于犯了一个错误,那么目前他们却又只看到全球化不好的一面,而没有或者不愿看到全球化好的一面,这又将是一个错误,因为闭关自守无异于自我边缘化。对此巴斯夏指出:一个好经济学家与一个坏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只有一点,坏经济学家仅仅局限于看到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好经济学家却能够同时考虑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和那些只能推测到的后果。坏经济学家总是为了追求一些当下的好处而不管随之而来的巨大的坏处,好经济学家却宁愿冒当下的小小的不幸而追求未来的较大的收益。事实上,好的政治家与坏的政治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最新评论
4
登录
    
返回首页
优游彩票计划 优游彩票官网 优游彩票APP 优游彩票走势图 优游彩票下载 优游彩票官方 优游彩票网站 优游彩票怎么玩 优游彩票官方 优游彩票靠谱吗 优游彩票代理 优游彩票骗局 优游彩票投注 优游彩票倍率 优游彩票开奖 优游彩票漏洞